此人奔出服务区

chapter2

  乐佩送给我一件法师袍,虽然她们的国家没有魔法师,但是她给我的法师袍我很喜欢。我向她道谢,她只是朝我和爱莎笑了一下,那种笑,我不知道怎么说,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。我看向旁边的爱莎,她在和乐佩说什么事情,不知道乐佩说了什么,爱莎在笑,嘴角弯弯,眼睛弯弯,我觉得我的心吃了巧克力。可是明明我拉着她,为什么她和乐佩的话我还是听不懂?什么绘画什么壁画的,为什么她们就不能说说巧克力和雪人呢?那样我就能说很多很多,然后爱莎就会对我笑很多很多。

  母后和父皇挽手走到高台,那里放着我的大蛋糕,上面有个傻傻的雪人,是我和爱莎玩闹的时候爱莎做出来的雪人,他叫雪宝,喜欢温暖的拥抱和夏天,我喜欢雪宝,所以我让父皇把他做在我的蛋糕上。

  “各位,很荣幸大家参加小女安娜的生日宴。”父皇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像平时跟我和爱莎玩骑马打仗的父皇,看起来好像很凶,但是当他看向我和爱莎的时候,又变成了平时的父皇,“安娜”父皇叫我,我有点怕板着脸的父皇。转头看着爱莎,她也看着我,笑着说“去吧,安娜。”看了看周围的那些人,王公大臣,邻国贵族······都不认识,而他们都看着我。“爱莎和我一起。”我攥着爱莎的袖口,还是呆在爱莎身边安全一点。爱莎皱眉看看我,再抬头看看父皇。父皇停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。于是我拉着爱莎的手走向父皇。走到高台的蛋糕旁边才发现,雪宝在蛋糕上有点高,我刚好看到他那对可爱的兔牙。

  “现在,请特伦法师为小女安娜预言她将会拥有的魔法。”那个白胡子的特伦老师摸着胡子缓缓走上来,他靠近我,用粗糙的手放在我的头顶,他的手很干,让我想起后院那棵老树,我曾经试图爬上它,但是他的树枝太干,一踩就断,害我跌破了膝盖。不过爱莎陪了我半个月,每天给我读故事,我觉得受伤这种事也不算什么。

“嗯···”特伦老师摸着胡子的手顿了一顿,我抬眼看看他,随即感觉手上紧了一下。转过头看爱莎,她好像很紧张,皱着眉头盯着特伦老师。

“国王陛下,王后陛下,”特伦老师把手从我头顶拿开,对着父皇母后欠了欠身“请容许我私下和你们说两句。”父皇和幕后有点诧异的对视了一下,父皇对着下面的客人说:“各位,因为有点事情要处理,请各位自便。”然后父皇母后和特伦老师一起离开了大厅。

爱莎左手握着右手放在胸前看着他们离开的门口:“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她不安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手攥在胸前。我不喜欢看到她紧张的样子,于是踮起脚拉下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,以前爱莎总是喜欢揉我的脸,说肉肉的很舒服。

爱莎低下头看着我说:“安娜,我觉得有点担心。”我在她承倒八字和湖绿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担忧,而我不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,父皇母后他们不是只是离开一下吗。看吧,还好爱莎身边有我,可以让她开心。“别担心,他们只是离开一下,我想吃蛋糕,还有雪宝。“我指着蛋糕上傻笑的雪宝。爱莎看着我,我可以看到她眸子里我的脸,充满了期待。“看!”爱莎左手在空中虚化了一个圈,有雪花从她手中飘出,像超小型的羽毛,轻飘飘的,有一片还落在我的鼻子上,凉凉的,然后不见了。

“哇!爱莎!”每次爱莎使用魔法的时候我都没来由的超级兴奋,抱着她又吼又跳,高台下的客人都被那魔法吸引了注意力,发出了一阵赞叹声。“爱莎公主的魔法啊!”“这就是冰魔法!”

“安娜,你看”爱莎指向蛋糕,一个冰做的小楼梯出现在蛋糕旁边,刚好我才上去可以切开蛋糕。蛋糕旁边还有一个和我一样高的雪宝,那对兔牙很可爱。“我爱你,爱莎!”我又抱着爱莎跳着,而爱莎也一如既往的任我抱着,拍着我的背,这个时候我总能感觉到她是我一个人的。


评论

热度(6)